当前位置:于老信息门户网军事 → 四平之败伤亡8000,痛定思痛改组,林总集东北大权于一身

四平之败伤亡8000,痛定思痛改组,林总集东北大权于一身

2019-10-24 15:35:50来源:于老信息门户网

作者:张陈喆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四平防御战第一阶段结束后,虽然东北民主联军重创第71军第87师,但第71军很快向新一军靠拢,并并肩来到四平。

此时,重庆谈判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延安要求坚决保卫四平,不仅要通过四平战役在谈判桌上赢得有利地位,而且要完全停止蒋介石对四平前线的进攻,以达到蒋介石占领沈阳南部和我军占领长春、哈尔滨北部从而分裂东北的目的。

帅霖喊出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坚决与敌人战斗至死”的决心,但压力是前所未有的。

作为一名攻击者,郑东国在抗日战争期间率领第五军荣誉第一师突袭昆仑山口,后来成为新的第一军指挥官。新的第38师和新的第22师是国民军两张装备最精良的王牌中的主要王牌师,在他的指挥下,他们在艰难的日本驻军岗位上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

郑东国以第一新军第三十师为主要进攻任务,用第三十八新军进攻旧四平,从左翼保卫四平。在这次奇怪的袭击中,郑还从新38师左翼派了71人去攻打八面城,不仅绕道四平,还直接从长春出发。

我们知道帅霖本人非常重视迂回攻击。现在对手不仅使用迂回攻击,还在四平右翼使用2人部队进行迂回攻击。

两支迂回部队非常致命。新的38师从老四平开始迂回前进。一旦成功,它可以直接在我的四平后面切断,然后切断后面。但是对于经常喜欢切断对手后方的帅霖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是最清楚的。

第七十一军从八面城市迂回而来,不仅可以直接协调四平的作战,还可以直接从长春出发。我们在谈判桌上的目标是坚持四平路线。我占领四平以北的长春和哈尔滨,蒋占领四平以南的沈阳和南安,实现南北对抗。如果长春失守,我军拼命防守的四平将毫无意义。

此时,只有包保第七纵队第五十六团和第一旅在保卫四平市。主力部队已经撤出四平,正在北部等待。

东北民主联盟最强大的主要力量是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第1纵队的第1师和第2师分别由山东第1师和第2师改编,第2纵队完全由新四军第3师(不到第7旅)改编,第6纵队的第16师和第17师分别由新四军第3师第7旅和山东第7师改编。另一方面,四平第七纵队56团和宝一旅宝一团的防御基础薄弱。第七纵队由万依领导的东北先遣队扩大,宝一旅主要由金穗三十二团和一旅二团扩大。

军队的质量和数量都处于绝对劣势,四平面对精锐的美国武装新军摇摇欲坠。

1946年4月18日,新军成为主要进攻者,正式进攻四平。

结果令人惊讶:面对东北民主联盟的两个团,他们组织混乱,装备简陋,不擅长阵地防御,作为新的第30师,前线主力进攻,他们对他们面前的两个团无能为力,进展极其缓慢。新30师指挥官唐守智形容他的部队“懦弱无能”。

新军的主要进攻进展缓慢,原本计划直捣八面城的71军不得不暂时停止。既不敢切断四平和长春之间的通信线路,也不能进攻四平。

双方开始对峙。

四平保卫战中东北民主同盟军的炮兵

在东北民主同盟方面,在进攻的第一天,李富春和黄克诚直接打电话给延安,“敌人的有效兵力增加了,但我没有新的兵力增加”。帅霖极其困难。北方的军队将不得不与长春、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作战,并且无法前来。于是他给南方的部队发了一封电报,命令他们派遣两个旅到四平集中兵力。

18日,长春战争结束,我军成功占领长春。21日,帅霖期待已久的第一批援军从长春向南出发。这支支援部队由第7师的4个团组成,隶属于东满洲第23旅的67个团。你知道,第七师从北满洲参加了对长春的战争。然后就在长春之后,他们不停地向南行进,参加四平战争。旧军队的风格真的没必要说。第七师到达后,我军开始反击。

反攻没有给蒋军造成太大的损失。双方进入对抗阶段,四平战役第一阶段结束。

从历史进程来看,延安当时也采取了当时看似正确的做法,即坚持四平直到停战。

延安给东北各部发了一系列电报。

4月26日,延安打来电话,“争取停战时间。停战的时间不远了。”

同一天,延安打来电话,“马歇尔已经提出了停战计划,这是可能的。希望加强四平驻军,鼓励坚守,打败敌人的势头,争取时间”。

4月29日,延安打来电话,“停战协定的签署似乎不远了。我希望东北的所有军队都努力克服困难,取得胜利。”

同日,延安再次报道,“东北停战协定可能在两三天内签署。我们希望努力工作,而不是放松。”

4月30日,延安电报称,“当前形势正在变化,明天可能签署停战协定。”

这一时期(4月27日)也提出了“把四平变成马德里”的著名口号。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提出这个口号也是很自然的。

这一次,作为防守队员的帅霖实际上迈出了第一步,因为南曼的援军到达了。计划是从这边绕到后面,切断敌人后方的道路。这样,四平不仅可以在正面进攻前后被蒋介石进攻,而且可以切断敌人后方的给养。延安表示支持帅霖的计划。

但就在这时,局势恶化了:廖耀祥带领新六军进入战场。

与第1军和第71军的前线战斗是平的,但是现在随着第6军的加入,对手用三支箭互相射击。即使他们比帅霖好,我们现在也无能为力。

结果,原本南下绕道蒋介石军队的南满第三纵队主力不得不中止切断蒋介石军队在北方的运输和补给线的任务,反而阻止了新的第六军北上。

由于南满军第三纵队的主力第七旅和第八旅没有全部参战,新第六军轻松突破威远堡的封锁,到达四平。新的第22师为了寻求速度,用少量部队牵制了我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直接用卡车运送警卫部队,并把他们变成先锋派部队,以快速通过我们的三条垂直防线。他们一路几乎没有遇到抵抗,直到四平以东的火石岭子,并立即开始猛烈攻击四平东南的塔子山阵地。

塔子山距离四平市10多公里。作为俯瞰四平共产党军队整个左翼防线的高地,对四平的积极防御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新第六集团军

蒋军以三个师大举进攻,帅霖派第三师第十旅增援塔子山阵地。然而,第十旅相信老百姓的意见,错误地认为水太深,过不了河。结果,守卫塔子山阵地的第三师第七旅第十九旅孤军奋战。尽管它顽强抵抗,但由于伤亡太多,它失去了制高点。

此时,四平之战已经没有悬念。为了防止全军覆没,帅霖郭组织四平撤退。到19日早上,我们的军队已经撤离了城外25公里。直到19日下午1点,蒋军占领四平,历时一个多月的四平保卫战结束。

在整个四平保卫战中,我军伤亡总数达到8000多人,我军实力大大削弱。尤其是,许多抗日战争老兵伤亡惨重。黄克诚的3个师7个旅原来是井冈山的老部队。四平撤退后,只有3000多人。万依的三个师有13000人,但四平撤退后只有5000人,完全失去战斗力。

事后,沮丧的帅霖举起了指挥所作战主任的办公桌。

他总结并反思了几个个人观点:第一点是“和平的空气是最有害的”。第二点是,蒋军低估了美国的军事装备,不仅随着新第六军的加入破坏了我们的反攻计划,而且还通过迅速突破三条垂直防线打破了平衡,直接导致四平的失败。

幸运的是,帅霖及时组织了这次撤退,并保持了它的有效力量。四平后,我军充分认识形势,重组东北最高机关东北局,以帅霖为书记取代彭真,整合东北力量。

两年后,这些当时与帅霖一起从四平战败的弱小部队,成长为不下于“五大主力”,从松花江卷土重来。

  • 上一篇:开盘:两市低开沪指跌0.07% 粤港澳概念活跃
  • 下一篇:没想到是他:中超又一位外援等待归化,之前没提过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